无骨鱼腥

呜嗷,这里鱼腥,菜的一批,喜欢摸鱼喜欢练笔,完全无法正经【捂脸】

海贼王吃 香娜,路香,罗柯
第五人格吃 前佣,幸佣,厂律,园医
飞哥与小佛吃 飞佛(飞哥×小佛),中世纪兄弟组(罗杰×汉斯),莫卡(莫来管×卡尔),杰凯(杰洛米×凯蒂斯),凡凯(凡妮莎×凯蒂斯)
跑跑姜饼人喜欢泡泡糖饼干,吃奇异果饼干和泡泡糖饼干,不知为何似乎没有原因【捂脸】

好的就这些啦,哇我真是冷cp废喵……是的虽然叫无骨鱼腥但还是喵喵叫的

【六年】

【对不起,我发错了,本想着这段时间忙多写点攒着,结果发错了……】

『八』兄弟

“所以你真的没担心我?”
“真的。”
“一点——儿都没?”
“没!”
汉斯靠坐在诺姆用胳膊环成的“靠椅”上,半瞌双目也不去看他,罗杰坐在树下,飞哥和小佛每天都会一起坐在这里。

许久,两人没说一句话。

诺姆看着怀里的杜芬舒斯,哦——他的主人。他发明出诺姆,但是他脾气很坏,对诺姆脾气很坏,有的时候诺姆会想主人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当然他是个机器人,他不会真的想……应该。一次汉斯叫他主动些,结果全城陷入混乱,本以为主人会引以为傲,但是汉斯却说他的胸腔如果还是仓鼠动力他会喜欢一些。所以主人肯定还是喜欢自己的。

罗杰待不住,他想站起来走走,看看这个巨型机器人。“等等等等等等!坐下!”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双手交叉,右手伸出一只手指指向罗杰,罗杰叹了口气,乖乖……走到他面前。手指敲敲诺姆的机械胳膊,另只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带着玩味的笑爬上他的脸,汉斯一摊手把头别过去,“好啊好啊!你就乱动吧!死了才好呢!然后三洲就是我的了!”“说实话,以后还不一定会有三洲这个地方呢。”罗杰想离汉斯近一点,但是他挪了挪位置,好和市长先生保持距离。唔,好吧,也许他真的不太喜欢我。罗杰挑挑眉,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任何,当然,他也真的没做错任何,父母偏爱他又能怎样?从小就是足球天才他又能怎么办?不论什么都意外的做的很好这是他的天赋,嘴甜懂礼貌没有什么不对的啊!罗杰想不通为什么汉斯不喜欢他,因为自己当了市长?好嘛,我说了这是靠实力,钱财和强大的人脉,汉斯完全可以也这样做。坐在诺姆旁边,罗杰看着远处,孩子们还没回来,也是,毕竟救助要很麻烦。我身为市长不去真的好吗?当然不太好。双手十指相扣放于脑后枕着,看着还没被牵连的这一片净土,罗杰轻生道“要是我死了怎么办……还有好多事没说,要不现在说吧。”汉斯在看他,他注意到了,当然当然,这个嘴硬的家伙不会说他在关心自己的。“这么多年来,你总是要暗算我,把我赶下台,这些我都知道,其实这么做挺幼稚的,你知道自己不可能成功的吧?我下台了,还会有更优秀的人上来,比如……小佛就有可能,当然我是在开玩笑。”汉斯拄着下巴在诺姆的手臂上趴着,他对此很不满,但是无法反驳,说实话,罗杰下台了,自己真的有机会成为市长吗?罗杰看着汉斯,随后又继续说着,“你花费四天四夜的艺术画我用了二十年将它补救,但是你把它又毁了,我还在尝试把它变回去。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兄弟’,和别人提到你我总会说 这是我哥哥,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不清楚你对我是什么感觉,但肯定不是喜欢。”说罢,罗杰叹了口气,像是无奈,像是解脱,像是……放弃。不知道为什么,汉斯听着心里酸酸的,肯定是错觉,但是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一直把我当兄弟?但我看见他的引号了……哦是是是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汉斯就那么看着罗杰,罗杰看着天空,随后汉斯双手抱肩交叉在胸前,弓着身子蜷在诺姆的机械手臂里,嘟着嘴,发出一串奇怪的语言 “……五野霸你当修地……”“嗯?”罗杰偏偏头,“没什么!听不见就算了!!”

我也把你当兄弟。我当然听明白了。罗杰想,这下死也死的很快乐了,虽然没有听他说“我爱你”。


人们疯狂往福林家奔逃,诡异的枪械发出“嘟噗嘟噗”的声音,似乎不是子弹,但也是。被打倒的人越跑越慢,最后瘫软如泥,被打中的地方开始腐化,皮肉飞速溶解,只剩骷髅架子,还有些没化开的肉渣,有几只大胆的绿头苍蝇飞下去吸食。飞哥愣在原地,随后被一只手拉进角落,哦,是伊莎贝拉。“飞哥,我想我们和小佛走散了。”“不!!!!”随后飞哥捂住自己的嘴,瞪大眼睛看了看周围,此时自己最爱的弟弟不见踪影,还有泰瑞也不见了……他扒着胡同墙壁往外看,似乎有人在找自己,一个紫色的身影跑了过去,是小佛!是他!身后跟着一些人。“快!跟着小佛!”他一招手便跑了上去,伊莎贝拉扑了个空,“你不觉得我们先隐蔽一下更好吗?”“对啊,”巴捷被布佛死死按住,恶霸的手劲今天格外的大,弄得他有些痛,“也许应该先回家,查清他们的来历……”话未说完就见飞哥少有的愠怒的样子,他紧皱眉头,眼睛里的怒火好像要焚烧这支奇怪的军队,他停下脚步,仅仅是回头。
“那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兄弟,我不能等!小佛有危险!”

【六年】


『七』噩梦的开始

飞哥几乎是习惯性的去看小佛,英国男孩儿还在听杜芬舒斯讲他悲惨的童年,到泰迪熊那一次了,他把难得抓到的泰迪熊送给了妈妈,却被转手给了罗杰。一旁的罗杰对此真的没有任何内疚感,我就是要比你会讨好妈妈,怎么了?要知道,令妈妈开心不止一种方式。

小佛注意到飞哥的目光,他一下就明白了,伸出手往前推了推,示意杜芬停一下。“请等一下先生,我们要开始行动了。”飞哥攥紧拳头,重重的挥了两下,他看向周边的伙伴们,当然,他们知道飞哥要做什么。“丹村的居民们需要我们!”

“不不不不……我才不会去帮他们。”杜芬舒斯一盘手努起了嘴,眼睛看向一边,习惯性的叫了声诺姆,但却发现那大块头没在这里。“诺姆!!!”他忽的弹跳起来,白色袍子被带起的风吹的鼓了起来,像个白色的披风?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杜芬舒斯轻咳两声,说着什么根本没在意诺姆这块废铁之类的话,随后又解释着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他很担心诺姆不啦不啦不啦。“Grrrr……”泰瑞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并发出他特有的叫声。“哦什么?”杜芬弯下腰指了指泰瑞的额头,“我要出去当然当然我会出去但只是找诺姆,我才不要帮助那些弱者。”说罢他双臂交叉眼睛看向别处。该死的可爱。“嘿,这里真酷!”巨大机器人朝汉斯挥着手,汉斯有些尴尬,哦出现的真不是时候……意思是正好不不我是说……哦算了。

罗杰感觉一阵头晕,不知道为什么……像是从身体里返出的痛苦,有些耳鸣,该不会是昨晚的炮弹……吧?扶了扶额头,罗杰挤出一个笑,朝孩子们挥挥手,“我有些不舒服,正好留下看守……怎么样?”“当然,”飞哥回头看着他,昨晚回来的时候他就显得狼狈,定是发生了什么。“有人守着更好。”

一行人迈开步子跑了出去,汉斯跑了两步后倒退着跑回来了。真好笑。放慢步子,杜芬舒斯站在罗杰不远处,他现在心情很复杂。是被炮弹冲击的吧,是为了我才……不不,那是他自找的,谁叫他来救我的,鸭嘴兽泰瑞照样可以救我,你一个人躲好不就行了?干嘛来管我啊!被炸死才好呢……但是这是我亲弟弟吧……我不关心他他会伤心吗?杜芬舒斯侧过头看着他,罗杰在笑,很幸福的笑,半瞌双目,勾起嘴角,是略带宠溺的。“你笑什么呢?”顿了顿,汉斯咽下嘲讽的话,装作看风景,“冲击没把你内脏震炸开吧?”“没那么严重。”罗杰撑着膝盖站起来,随后又被汉斯按下去。
“在担心我?”
“没有!你知道吗你现在是个病号还有……啊!反正我没担心你。”
“真的吗?”

飞哥和伊莎贝拉一路,小佛被布佛拉去了。伊莎贝拉觉得现在有一种奇特的浪漫,就像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女孩儿一起跑在大街上,然后一起走在香樟大道上,一起……“……真不知道小佛怎么样了……伊莎贝拉?你在听吗?”一下子回过神来,伊莎贝拉装作在听,挂着笑脸接着话。
巴捷刚张嘴就被布佛抢了先,“去垃圾站看看。”小佛点点头,他还是话不多,他在他的脑内——小佛综合世界谈论着一些事情,关于人们会在哪里避难,飞哥这两天对自己奇怪的态度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泰瑞的神秘身份,汉斯先生和市长先生的关系……还有爸现在怎么样了。哦,垃圾站真的好多人,嗯……好多青少年?

只是一个多礼拜,丹村已经面目全非,除了福林家及其周围。有很多逝去的生命,有很多哭声,有很多泪水,有很多心碎,有很多绝望,孩子们想将人们送回福林家,但是一群穿着军装的人提着枪支来了。

【六年】

(对,这章有尬歌【哭了】)
『五』我们要在一起

凡妮莎不说,大家还没想起来自己穿着睡衣。实际上飞哥穿什么都好看,伊莎贝拉半瞌双目,小美女陷入幻想,随后被凡妮莎打断。

说实话小佛穿什么都很好看啊,飞哥托着下巴,踩在升降梯上慢慢下降,他注视着小佛,那种感觉又来了……奇怪的很。心里酥酥麻麻的,唔……像什么呢?像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种我终于有弟弟了的那种喜悦,像那种和他造出数不清的奇迹那种兴奋,像每晚和他一起入睡早上一同睁眼的幸福。到底是什么呢!飞哥不去想了,他分得清主次。

家里的衣服多数是中看不中用,毕竟大部分衣服都是凯蒂斯的。凡妮莎翻箱倒柜,总算找出些像样的东西。
(一针一线,缝纫出我们的战甲。)
黑色的胸甲有两套,凡妮莎在上面订了些不规则的铁钉。护腕,护肘被改造,飞哥与小佛在一旁帮忙加工。
(不论何时,我们一直在一起。)
两个大人相比之下似乎有些幼稚,汉斯学着罗杰说话的样子,末了还吐舌头嘲讽了他。没有过多的动作和语言,罗杰只是把手按在汉斯的颈椎骨上细细摩擦着,就像受惊的猫,汉斯嗖的一下蹦出老远,跑过去找凡妮莎了。罗杰站在原地,他打量着四周,这里很棒,墙壁用了半圆形结构,材质也比较硬,似乎还有些别的物质。
(胆小鬼立刻马上一边待着,这是独属于勇者的防卫战!)
孩子们已经身披战甲站了出来。飞哥戴着一副护目镜,棕色镜框,黄色镜片。里面是黑色高领衫,和汉斯的差不多,外面穿着相比他而言有些肥大的护甲,是空心铁,飞哥将它漆成绿色,护肘漆成紫色,上面有些圆锥形的刺,右腿出有把短刀,算是防身武器?护膝比较简略,只是较厚的布料。小佛带着一个湖蓝色的头盔,里面是白衬衫,手腕的护腕上有袖剑,这次没有高腰裤,因为跑动不会太方便,破天荒的他穿了短裤子,在膝盖上面一点,漂亮的长腿被露出来一小节,对,只有一小节,剩下的都被黑色的布料盖住了。大家的衣着倒也没什么太大区别,护甲,护肘,护腿。但是为什么小佛就这么好看呢?飞哥甩了甩手里的刀,盘腿坐在地上。“无论如何,我们要在一起。”其他人几乎是不自觉的围坐在一起,飞哥叫了小佛一声,他按下按钮,这个巨大的建筑就像从来没有过,它变得透明。罗杰几乎惊呆了,汉斯还在研究什么什么终结者。

凯蒂斯席地而坐,掖了掖裙角,环顾四周,将每个人都打量了一番,最后一副严肃的样子。
“等妈回来了我还是要你们倒大霉……”

能一直在一起就很好了,泰瑞躺在小佛怀里,眨巴着眼睛看着在坐的所有人。希望如此。

两张飞佛摸鱼!!!www出现了!屎屎上色!!!

【六年】


『四』避难所

飞哥的手不自觉的去触碰小佛,是不安吗?是恐惧吗?不确定……飞哥想紧紧抓住弟弟的手,不可以离开自己,不行!他抬头去看凯蒂斯,史黛西也在看凯蒂斯,凯蒂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她感觉压力好大,这里的所有人除了史黛西都还是小孩,虽然是难以置信的小孩,但她记得,她真真切切的记得在宇宙中小佛对她说过——凯蒂斯,我们还只是孩子。

我是姐姐。

凯蒂斯咬着下唇,朝所有人挥挥手,示意他们回屋去,随后尖叫着跑进了那个地下室,每次她害怕时都会以这种形式去那个地方。“我们必须要叫吗?”巴捷操着奇怪的口音指着那个箱子——也是暗门。“不,我们不用。”布佛一把掀开箱盖跳了下去,顺便将还处于懵逼的巴捷一起扔下去。史黛西已经在下面了,她朝上面的三个孩子招手,示意他们下来。伊莎贝拉扭头去看飞哥,她想牵着飞哥的手,然后两个人就像……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女孩儿在最危险的时候陪伴着对方,浪漫又刺激的活到安全的时候,但当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飞哥已经握紧小佛的手跳下去了。
“嘿伊莎贝拉!快下来!”
哦,好吧好吧……太遗憾了。可爱的女孩子从高处跳下,稳稳的落在地面,美女家族的孩子们都回去了,希望她们安全。飞哥还是紧紧攥着小佛的手,不苟言笑的孩子有些被握疼了,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垂下头似乎在想什么,随后回握住那个火一样的孩子。伊莎贝拉和史黛西走在最后面,她安慰自己,没关系,这两人是兄弟,不可能在一起的。
这世界上唯一的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哦,飞哥这样说过……等等伊莎贝拉!你在想什么啊?如果这样的话不就……一只不算白皙的手在自己眼前挥动,有几缕黑发垂下,是史黛西。“在想什么呢爱幻想的小朋友?”伊莎贝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上前几步干咳两声。巴捷敏感的注意到,随后扭头去问伊莎贝拉有没有感冒或别的什么。

“小佛?”被叫到名字的孩子扭头看着自己的哥哥,飞哥喜欢他的眼睛,大大的蓝眼睛总是无辜的样子,“习惯这样吗?”他的手稍微松了一些,随后扭过去将手指插入小佛的指缝中,两人十指相扣,但飞哥没敢用力。小佛先是一愣,随后又在心中自嘲想多了,手指稍稍用力,算是默许了飞哥的行为,手心的热度温暖着两个人。尽头是个不大的地方,四方状,还有一个有些破旧的泰迪熊,是凯蒂斯的。七个人围坐在一起,谁也没说什么,小佛在想爸妈的事。

“嘿小佛,我知道今天要做什么了!”飞哥一拍大腿站起来,他伸出手一把拉起小佛,笑嘻嘻的跑了出去。“飞哥!!!”凯蒂斯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还绊了个踉跄。她指着剩余的人,拍拍裙子上的灰就跑了上去,临出去还不忘回头说一句“你们乖乖待着!”

小佛在搬运材料,飞哥摩挲着下巴看着蓝图,伊莎贝拉搬来扳手锤子等物品,等等……伊莎贝拉!?好吧好吧,就知道不会有人听凯蒂斯·福林的话!“哦嗨凯蒂斯!我们要把家改造成避难所!”避难所?什么避难所?怎么可以让他们随便改造家里!双手叉腰几乎是下意识的喊着。“哈!等妈回来你们就要倒大霉了!”飞哥垂下手,其他人也不解又无奈的看着自己,“你是认真的吗凯蒂斯?”飞哥爬上已经造好的支架,看起来不太安全,但实际上结实的很。“小佛说他看了新闻,要发生战争了。具体小佛也跟我说了,谢谢你一直瞒着我们。”滋滋的噪音晃的飞哥声音不是很清楚,但凯蒂斯还是听明白了,原来他们都知道。那么……“就一次,我帮你们。”拾起地上的材料,她脸上露出了微笑。小佛对她竖了大拇指,随后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忽然他抬起头,环顾四周,“泰瑞呢?”

第二声炮响炸裂在杜芬舒斯的阳台,罗杰收回了向外走的脚步,拉开汉斯的衣橱将他平时穿的衣物拿出来一件件叠好,“这里不安全了,去我的大楼吗?”“不我死也不去那种地方!”说罢,汉斯还做出一副恶心的表情,吐了吐舌头,轰的巨响,哦,墙壁上又一个泰瑞形的洞……泰瑞形的洞?!“鸭嘴兽泰瑞!你来了!”泰瑞没说什么,看了看屋里的罗杰忽然瞪大双眼,规规矩矩的敬了个礼。随后钻进来的是凡妮莎,她有些灰头土脸的,汉斯的心被狠狠捏了一把,“垃圾场爆炸了……爸你还好吗?”很显然她无视了市长先生。四人睽睽相视,谁也说不好下一步怎么做。嗡嗡的声音,是个小飞机,玩具飞机,飞哥他俩的。等等飞哥他们的?泰瑞想摘下帽子装作普通的鸭嘴兽,但似乎晚了一步。
“是你吗泰瑞?!”
无奈,他将帽子又扣上,无奈的点了点头,这种危机时刻总部也许不会太在意,况且他太想让他……他们安全了。“grrrr……”他转身,面向杜芬舒斯,泰瑞知道,只有杜芬舒斯能听懂自己说什么。“你说让我们去你家避难?”杜芬舒斯想了想那个调皮的孩子和眉毛像水管的胡子老头撇了撇嘴,虽然很想拒绝,但为了宝贝女儿凡妮莎也豁出去了。

一路上四人没有谈话。

直到腾空而下的炮弹,破空声夹杂一些噪音,罗杰和泰瑞几乎是同时抬头,两人只是对视一眼便清楚对方的计划。泰瑞一把推开凡妮莎利用爪勾荡向较远处,罗杰整个人将杜芬舒斯包住,抬手对还远的炮弹开了一枪,它在半空中爆炸,市长先生大意了,炮弹的冲击太大,自己似乎有些站不稳脚,头昏脑涨,耳鸣,胸口沉闷,眼前的汉斯有些发黑,还是自己眼前发黑?他甩甩头,革履的西装被冲的有些狼狈,他看见汉斯眼里的担心了,当然他不会承认。

到了所谓的避难所,除泰瑞外三人都瞪大眼睛愣在那,泰瑞则露出一个……骄傲的笑,是伊莎贝拉开门,他们都很惊讶,除了小佛。有的时候泰瑞会想,小佛什么都知道,只是没说。“这就是避难所?不是莫水管的总……唔”话未说完就被捂住嘴,泰瑞认真的看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汉斯朝泰瑞抛了个眨眼,以示明白。“避难所不装备武器不太完全啊。”杜芬舒斯摩挲着下巴,“这些都是你们这些孩子做的?不得不说,了不起。”小佛挠挠头,没说什么,是害羞的动作。飞哥笑嘻嘻的改装着房顶,说着不算什么,随后他们都注意到了站在最后面的市长先生,刹那间竟都不知该说什么,罗杰本就温顺有礼,与大家打过招呼后就开始研究起这里来。凡妮莎一眼就看见了小佛,哦……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全名呢!她有些拿不准自己是喜欢朋克男友还是他了。“哦,额,嗨凡妮莎。”小佛僵硬的笑着,曾经因为她拿错蓝图,为她拿永恒皮傻……现在她到这里避难了,自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飞哥在意到小佛在愣神,不过他没去管,小佛经常会这样,然后脑内想着常人无法理解的事物。

凡妮莎在一旁看着他们,还都穿着睡衣,虽然很可爱,但是缺了点与现在形式相符合的东西。忽然,朋克女孩儿伸出一根手指:
“我觉得你们需要战装。”

【六年】

(www是的是飞佛不是佛飞雷者慎入,今早忽然想到这点了w……励志日更!!!有一个热度是一个!还有……就是……可不可以有小可爱给我留言呀……【对手指】)

『二』彼此最重要的伙伴

巨大的荧屏上是莫来管的脸,身后站着卡尔。泰瑞拿出本子,准备记下任务……或者画一张涂鸦。bulabulabula……每天都是一样的,去找杜芬舒斯,去找杜芬舒斯。实际上自己还挺享受这日复一日的工作的。

飞哥有些心疼的看着小佛,他明白,单亲家庭不是很舒服……小佛一直都是和爸爸在一起的啊,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小佛会撑不住吧?好希望自己能成为他生命里的阳光,这样的话会不会驱走他隐匿在心里的阴霾呢?“嗨飞哥~你在做什么?”伊莎贝拉探头,随后走进院子,气氛有些不对,好像被笼罩了一层淡淡的不安。这样的飞哥不是她心目中的飞哥,伊莎贝拉想去安慰他,但是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什么伊莎贝拉,我们还没想到做什么。”看向小佛,他朝自己竖了大拇指,但飞哥知道这是假的,小佛还在担心。“嘿小佛!我知道今天要做什么了!我们画一大面英国旗做热气球怎么样!”小佛还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伊莎贝拉的美女家族无处不在,她们干起活来不比男孩子们差,今天她们想得到乘热气球勋章。巴捷被布佛拎过来,你知道,像拎手提包一样,拎过来。“废柴们,你们在做什么?”布佛将巴捷放在地上,今天的气氛不对,至少小佛不太对。他想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才不会去问,他是恶霸,是硬汉,不能为了这种小事去思考太多。

凯蒂斯想告诉妈热气球的事,但是莫名的电话拨向了史黛西,少有的,不疯癫的凯蒂斯。史黛西知道现在她需要什么——朋友的拥抱。电话还没挂,史黛西已经推开她的卧室门了。“别担心凯蒂斯……”黑发像瀑布垂下,她拍拍女孩儿的背,“杰洛米会没事的,你爸也是……”“我希望是这样。”此时的凯蒂斯好像卸下了她的铠甲,把柔软的腹部露了出来。妈没有外出,她在厨房做派,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母女俩不想让小孩子们知道那件事。晚上,泰瑞准时到家,它也接到了,那不好的消息,但它在这个家里只是只鸭嘴兽,它什么也不会做。

眨眼一个礼拜过去,琳达的笑容越来越不安,已经……坚持不了了。她太担心了,她受不了了,她要出去找他。临走前她嘱咐凯蒂斯,你是姐姐,你要照顾好孩子们,我会回来,无论如何都会。凯蒂斯紧紧的抱住她,是不是错觉呢?好像这个橙发大姑娘一下子变回了四五岁的时候,那个容易失落,容易哭泣的小女孩儿。琳达的肩头湿了一片,凯蒂斯吸吸鼻子,做了无声的道别。

家里只剩下凯蒂斯,史黛西,飞哥,小佛,伊莎贝拉,布佛和巴捷。他们会是彼此最重要的人,现在是,以后是。这辈子,下辈子,永远都会是。这一周里,他们做了好多好多新奇玩意儿,但是不同以往,大街上的人似乎没有那么兴奋。这一天,凯蒂斯不准他们出这个后院,史黛西附和着,两人不约而同的有了一种责任感,她们想要保护好这些孩子们,也许平时他们经常淘气,出鬼点子惹自己生气,但此时,凯蒂斯认为在后院的所以人,包括泰瑞,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六年】

(先瞎逼逼两句:这个可能不会坑但是ooc是绝对的。希望能有人看只要有人看我就写【哭】好了两句)

『一』不曾想的永别

太阳升的老高,阳光反射于窗,闹钟未响飞哥就已经睁开眼,他湛蓝的双眼里是对新一天的憧憬和渴望,扭头看向睡在一旁的弟弟,睡相真是可爱。这种机会还是比较难得的,毕竟二人的默契几乎不允许两人在不同时间睁开眼。

小佛的眼睑在颤动,半睁双眼正对上飞哥的眼睛,独属英格兰的眼睛里跳动着一份被封进冰窖里不息的热情,还有一贯的温柔。飞哥从床上弹坐起来,笑嘻嘻的超小佛到早安,随后脱下睡衣随意扔在床头,换上一贯的橙色条纹的短袖。较年幼的小佛揉揉眼睛,脱下睡衣叠得整齐,随后穿好紫色高腰裤。飞哥不明白为什么小佛要挡住他的长腿,他喜欢他的腿。

从楼梯扶手滑下,飞哥兴奋的喊叫令凯蒂斯不快,但反常的她没有责备飞哥。唔,有些不对,小佛咀嚼着嘴里的麦片,连同牛奶一起,有些黏腻。早饭泰瑞永远不会缺席,浅蓝的毛色很养眼,手感也很好。两人肩挨着肩靠坐在树下,小佛有很干净的味道,也许是沐浴露的味道,但是自己身上似乎没有,红发男孩儿看着小佛,小佛在看书。
“儿子们,我要出去一趟。”劳伦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的有些牵强,有些苦涩,他身后背着个大背包,顿了顿,终是什么也没说。琳达破例当着孩子们的面吻了他,随后泪水像溪流流下,她呜咽着,极力去忍耐,但是鼻涕泪水已经淌了满脸,凯蒂斯不去看,她抱住自己的母亲,轻轻拍着她的背,死死咬着下唇,直到口中溢出腥甜。飞哥和小佛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太多,太多了。飞哥拽着母亲的衣角,有些沙哑的少年音因为慌张有些颤抖,太突然了,飞哥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从没看过妈妈哭成这样。小佛的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揉捏,他感到了不安,极大的不安。一定要发生什么了……他安抚了母亲后死死抱紧了劳伦斯,这些年他一直带自己奔波,甚至找妻子都要问合不合自己意,他对自己太好了,如果这次爸出了什么事,小佛认为他会崩溃。他将草绿色的软发贴在劳伦斯的裤腰,有太多话要说,但是毕竟是猜测,小佛把话咽了下去。千言万语他叹了口气,抬头看向男人镜片下的双眼,有些含糊道:“爸,小心一点。”熟悉的大手揉搓着自己的头顶,让小佛觉得安心,松开手,小佛退后两步,朝男人挥了挥手。
小佛觉得他的背影离自己好远,好远……他很怕,但脸上还是平常镇定自若的神情。凯蒂斯和妈回屋去了,飞哥认为他们需要一些私人时间,扭头就看见小佛站在路边,十点钟的阳光明媚而火热,洒落在他身上,本来应该像下凡的天使一样美丽,但他却在小佛身上看见了不安和无助。走过去,手搭在他肩上,看着小佛的侧脸。“怎么了小佛?”他摇摇头,又叹了气,眼里的不安像洪水涌流,年仅九岁的小佛看着同样九岁却比他年长的飞哥,这是他这一生中最温暖的阳光,他垂下眼睑。“我怕这是永别。”小佛不敢直视飞哥的眼睛,也不想听他说别的什么安慰的话。只想着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小佛指着树下:
“泰瑞在哪?”

爽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出现了!变态笑声!】指绘使我快乐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思考什么时候有板子】

哇!!!粉丝数过一百五了!!!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我爱你们!!!www照常下面十个人点图点文哦!!!

飞哥给小佛的专属情歌!!!!!!【buni】

www其实就是歌舞剧但是我觉得是情歌【打】我不管!!!!!

http://m.iqiyi.com/tiny_video/w_19s0lzdnlp.html?platform=10&p1=2_22_222&social_platform=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