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骨鱼腥

呜嗷,这里鱼腥,菜的一批,喜欢摸鱼喜欢练笔,完全无法正经【捂脸】

海贼王吃 香娜,路香,罗柯
第五人格吃 前佣,幸佣,厂律,园医
飞哥与小佛吃 飞佛(飞哥×小佛),中世纪兄弟组(罗杰×汉斯),莫卡(莫来管×卡尔),杰凯(杰洛米×凯蒂斯),凡凯(凡妮莎×凯蒂斯)
跑跑姜饼人喜欢泡泡糖饼干,吃奇异果饼干和泡泡糖饼干,不知为何似乎没有原因【捂脸】

好的就这些啦,哇我真是冷cp废喵……是的虽然叫无骨鱼腥但还是喵喵叫的

同居第二天

抱歉弧了这么久,还有六七天就期末了,比较难受。

一早起来,威廉还睡得正香,奈布揉揉乱糟糟的头发去洗漱,忽然听见砰砰的敲门声,放下牙刷奈布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在熟悉不过的脸。

“早啊前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他露出一个自认为超级甜美的笑容。“哈——唔,嗯!?”威廉挠着后脑走了出来,猝不及防的对上幸运儿的眼睛。???这货谁啊?笑的像个向日葵似得???幸运儿???

幸运儿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但很快便调整了过来,但不同的是,他镜片上似乎反射出一股子的……怒气?“早啊威廉,不过你怎么在前辈房间?”不等作答,奈布便噗嗤一声笑出来,并告诉了幸运儿的前因后果。幸运儿假惺惺的笑着,但演技好的没人能看出来他是装的。他很嫉妒。要是自己也能和奈布前辈同居,那该多好。很多人都以为奈布·萨贝达是个冷酷孤僻的佣兵,但只有他真正的朋友,被奈布当做伙伴的人才知道,他很多时候都像个孩子。曾经他拿着一张有些旧的照片,指着上面的人笑嘻嘻的说,这是我的伙伴!他笑的很开心,却又有些不舍。他很需要同伴,伙伴,兄弟。幸运儿想成为那个人,想成为那个同伴,伙伴,兄弟。但眼下,机械盲似乎才是那个人……说不甘心是真的,但是说起杀心倒是假的。毕竟共患难这么久……

不过只要找个借口……一起住就可以了吧……?

“不过威廉啊,你还真是因祸得福!和前辈一起住什么的,我也好想……”幸运儿托着下巴瘫在桌前,奈布没吱声,反而扭头看了看威廉,威廉被他这一看有些不知所措,如果不同意的话前辈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幸运儿会不会察觉到什么?果然还是同意吧?“我倒是不介意。”果然这么说了哇……威廉想把自己捶一千遍,这下家里又要多个幸运儿了……“可是……”奈布似乎是有些难以说出口,卷了卷自己的粉色发梢“我房间没有其他的睡觉的地方了,要不就咱们三个挤一个床?”幸运儿脑补了下那个情景,不行,我做不到。摆了摆手,笑道“我开个玩笑啦!不过每天我都会来找奈布前辈玩的!”顿了顿,似是想起什么,“我房间就在隔壁,有事就叫我哦!那先拜拜啦!”

奈布总觉得这话不太对,总有种话里有话的感觉,但他没有多想,侧头去看威廉。

威廉看着被关上的门,在心里撇了撇嘴,呵,我可是都听出来了。每天都来找奈布前辈玩,就是想不让我们有过多的独处时间,房间就在隔壁,也是防止晚上我们做什么吧?不过真的可能吗?进展到……那种程度……不禁脸颊微红,吞了吞口水,一偏头便对上奈布的视线,那么清澈的眼睛,那么专一的视线,像是在看他心爱的廓尔噶军刀,又像是在看那张写着आमा(妈妈)的照片。威廉实在是坐不住了,像是着了迷,一点点贴近他,一点点,一点点。忽的,脸两侧被一双不细腻的手抚住,随后奈布的声音传入耳畔。

“不行,太早了,以后再说。”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