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骨鱼腥

呜嗷,这里鱼腥,菜的一批,喜欢摸鱼喜欢练笔,完全无法正经【捂脸】

海贼王吃 香娜,路香,罗柯
第五人格吃 前佣,幸佣,厂律,园医
飞哥与小佛吃 飞佛(飞哥×小佛),中世纪兄弟组(罗杰×汉斯),莫卡(莫来管×卡尔),杰凯(杰洛米×凯蒂斯),凡凯(凡妮莎×凯蒂斯)
跑跑姜饼人喜欢泡泡糖饼干,吃奇异果饼干和泡泡糖饼干,不知为何似乎没有原因【捂脸】

好的就这些啦,哇我真是冷cp废喵……是的虽然叫无骨鱼腥但还是喵喵叫的

晚安


(前佣)
(我不管我就是就是想吃糖)

战斗过后已经够累了,旧伤复发真的很难受。

看着埋头于自己膝间的威廉,奈布心里倒是很暖。
说实话,庄园里和自己走得近的男性也就幸运儿和威廉了,幸运儿总感觉很鬼,和自己也不是走的这么近,倒是有几分暧昧,感觉很不好。但威廉就不一样了,他名副其实的是自己的好哥们,好兄弟,只要被监管者追到,威廉绝对是第一个来撞监管者大猪腰子的,被绑在破椅子上也是他第一个来救,就算被恐惧震撼,威廉也会把头靠在自己的大腿旁,小声安慰自己,还皮一皮骂监管者两句。自己最信任的就是他了吧。奈布弯眸看着小心翼翼帮自己包扎的威廉想着。

细看的话,威廉的手指在发抖。奈布身上旧伤很多,还有不计其数的疤痕。触目惊心。有几个正在流血的伤口,威廉甚至不敢用力去绑,生怕勒疼了坐在床上的前辈。本想抬头看看奈布怎么样,却对上他满是信任的,裹着笑意的眼眸,心脏在咚咚跳。我怎么不记得这附近有监管者……威廉这么安慰自己。我可是钢铁直男,况且面前的可是奈布前辈啊!心慌慌,手抖抖,力气没控制住,绷带都发出了嘶的声音。

“嗯哈!嗯……”

混蛋前辈!这声音太撩人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在平日里听久了这种声音,没有像第一次听的时候一样可耻的硬了起来。“奈布前辈,抱歉啊。”声线里有些压抑的颤抖,不敢看前辈的眼睛……会起反应的……
“哈……”奈布咽了口唾沫“没事,正好系紧点。”其实奈布不太喜欢威廉叫他前辈,但是威廉说,奈布前辈说先来的,按辈分我应该叫您前辈!那么你把您去掉吧,听着难受。这才去掉了敬语。但奈布前辈就像是口头禅,他总挂在嘴边。

由于新旧伤叠加,治疗一直到晚上十点。威廉倒是不介意,毕竟自己一个大男人,不会出事的,可是奈布执意要他留下,并特别严肃的告诉他,杰克那个变态会在楼下转悠好久的
呵,杰克。
威廉在地上铺好了被褥,脸还有点红。刚刚是用了前辈的卫生间洗澡了吗?是做梦吧……哗哗的水声从耳畔传入,迫使威廉扭头去看,半透明推拉门里映出一个姣好的身姿,那是奈布前辈。腰细细的,屁股翘翘的,腿长长的。真好……等等!!!自己在想什么!?威廉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真的是变态!比杰克还变态!

薄荷的清香逼近,和自己一个味道的,啊!是奈布前辈的沐浴露的味道!随后自己的被子被掀开,映入眼帘的是放大的奈布的脸。“你在干嘛?快到床上来。”

快,快到床上来?!
威廉·幸福升天·艾利斯
“不不不前辈,我还是打地铺吧!”奈布挑挑眉,干脆跨坐在威廉肚子上,点着他的脑门到“你想什么呢?两个大男生一张床怎么了?”这是威廉才看清,奈布前辈的头发,是粉色的诶……好可爱!湿哒哒的有几缕粘在额头上了……鬼使神差的,威廉把那几缕湿发撩了上去。

“嗯?”乱发被弄整齐,奈布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没想到你还挺细心啊兄弟,快上床睡觉吧,明天我还要遛李奥呢!老实人,好遛。”说罢强拉着威廉把他按在了床上。抱起铺在地上的被褥整理好,关上了灯便回床躺下了。
“前辈,第一次和你睡啊……感觉什么都没发生就要睡觉了。”威廉轻声道,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奈布。“废话,怎么?想发生点什么?”翻身对着威廉,奈布无意识的往威廉怀里凑了凑,小腿已经贴上了威廉的膝盖。使坏的把手伸进被窝摸了摸威廉的小腹,抬眸看他“诶,比我都健壮啊……”手指上移,“胸肌也超大。怎么练的?我当雇佣兵都没这么厉害。”“就……每天锻炼……”威廉感觉自己要硬了,马上就硬了。下意识握住奈布的手放在自己脸侧蹭了下“晚安,奈布前辈!”
感受到威廉滚热的脸奈布到也没说什么,可能挑逗的有些过火,今天就先睡吧。

贴近威廉在他额头一吻“小时候我不安的时候,母亲就会这样做”奈布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将后背交给威廉并往后凑了凑,直到感受到威廉的体温,奈布勾着唇角。
“晚安,威廉。”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