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骨鱼腥

呜嗷,这里鱼腥,菜的一批,喜欢摸鱼喜欢练笔,完全无法正经【捂脸】

海贼王吃 香娜,路香,罗柯
第五人格吃 前佣,幸佣,厂律,园医
飞哥与小佛吃 飞佛(飞哥×小佛),中世纪兄弟组(罗杰×汉斯),莫卡(莫来管×卡尔),杰凯(杰洛米×凯蒂斯),凡凯(凡妮莎×凯蒂斯)
跑跑姜饼人喜欢泡泡糖饼干,吃奇异果饼干和泡泡糖饼干,不知为何似乎没有原因【捂脸】

好的就这些啦,哇我真是冷cp废喵……是的虽然叫无骨鱼腥但还是喵喵叫的

明年,一定带你去看樱花

库赞摸着自己的腿。

冰冷冷的,嘛……毕竟是冰做的假肢,有点刺手呢。真的没想到他居然会出全力,我对他来讲到底是什么呢?炮友?嗯,果然是吧。真可怜啊库赞!

自嘲着讲身体往温泉里缩了缩,只留鼻尖以上的部分在水面上保持呼吸。水温正好,暖乎乎的。青雏喜欢温暖的感觉。解除了小腿的冰,心中一阵酸楚。阿拉拉拉,还没有一起去看樱花呢……
好可惜。索性闭上眼睛,讲后背靠在水中的墙壁上,小憩着。

如今的“赤犬元帅”揉着太阳穴。成堆的文件像雪堆一样码在他面前。

雪堆……冰天雪地……冰……青雏……他的腿……

他将他击倒在地,岩浆将他包围。
他压低了帽檐,他闭上了眼睛。
他将攻击重心偏移,他断了一条小腿。
他在他唇上印下最后一个吻,他的眼角划过冰碴。

会很疼吗?

库赞……他失去了腿……我却只是为了这元帅一职断掉了我们之前的一切!赤犬咬着下唇,有血丝渗出,浸染了尖利的犬牙。不,他不是一个海军了,他走了。忽的睁开干涩的双眼,萨卡斯基的瞳孔猛的缩小,发疯般的拍散了成堆的文件,像是烙铁烙上的记忆,“樱花开时,一起去看吧”
“阿拉拉,萨卡斯基的纹身是樱花吗?”
“萨卡斯基……”
“元帅之位,我是不会让给你的,赤犬。”
“嗯,永别。”
萨卡斯基感觉心脏的某个地方一抽一抽的疼着,胸腔中燃起的是什么?愤怒,不甘,不忍,不舍,愧疚,悲痛……还有……思念……

捧起一撩水,库赞洗了把脸,冰冻果实终究也冻不住心。胸口里翻腾起了什么?不甘,痛心,失落,失望,窒息,苦涩……还有……思念……

“阿拉拉,果然还是明年再去看吧,樱花啊……”
“明年,将你再纳入海军,然后就去看樱花!”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