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小喵

呜嗷,这里小喵,菜的一批,喜欢摸鱼喜欢练笔,完全无法正经【捂脸】

嘛……海贼王的cp,这里吃路香,金香,哲香,勇香,路娜,香娜,香琳
emm第五人格cp,这里吃前佣,幸佣,佣园,律佣,鹿佣,厂佣

嘿嘿,总之就是一个麻烦的要死的超喜欢冷cp的废猫啦,对了对了!悄悄安利暴基枪手!假期打算产男朴粮!真是的明明都有cp名字了居然没有粮,不能忍【什么人】

好的就这些啦,哇我好菜。

【总结】冷cp废猫

发牢骚

啊,没有朋友啊……没有人爱我www……凎的,装作和我很亲密但其实是敷衍啊……好伤心啊……嘁,无所谓了,一个人也能活吧,没关系的哦!完全没关系!

喵,你已经长大了!已经是个十几岁的大孩子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依赖别人了,小喵加油!一个人也要走下去,你还有影子陪着你呐,没关系,它永远不会离开你,就像你是影子猫,影子猫的影子永远不会离开你,影子不会离开自己,以后都路呀,就只有你和影子啦!

勇敢点,坚强点,抛开所谓面子,抛弃所谓恐惧,没什么能阻挡你!难过的时候看看自己的影子,没关系的。你有自己的路,自己的生活,不要听婊子瞎bb就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不要因为看不惯别人的高傲自大就去多管闲事,虽然我知道,说了你也不会听……

加油,小喵。
你,在下小喵,以后要更努力,变得更坚强!

第五幼儿园之类的,www画着画着没耐心了,还有就是手指疼,不指绘了,等回家后拿笔画吧【捂脸】

呜哇啊啊啊啊发现有这等好地方!!开心!于是臭不要脸的把自己儿子丢了上来【喂喂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叫纳斯的儿子???】关于纳斯再往后一点点弄吧www【心虚】咳,第一个是
披着狼皮的狼,(这些让我看起来更像一匹狼了)
第二个
正装出席(唔……这是我穿过最好的衣服了,不过我讨厌它,太难受也太拘谨了……)
第三个
希腊神话阿瑞斯(这个字应该能看清,就不说了)

捏了boy,但是太好看了,不像丑帅的boy了,emmm很气【捂脸】

@东-12138 你的点图,那个那个不好意思画的很毁www【捂脸】颜色没上,怕上色更毁【陷入地面】

女仆服务

@单车靓仔🐍

作为一名刺客,奈布实际上是不需要女佣,女仆,保姆什么的这类东西,更何况这个……男扮女装的家伙,不是幸运儿么……

在一次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他看见过幸运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对象床前,锋利的匕首像在割一块嫩滑的鱼肉,被月光照的闪了一丝寒光后,匕首上便沾满了血污。啧,血喷的好像太高了吧,溅到脸上了。正欲翻窗逃离现场,却见一个学生模样的男人站在窗前。麻烦,干脆一起杀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刺客先生。”那人推了推眼睛,不知怎的,奈布觉得这人不像看起来那么……羸弱。“我叫幸运儿,您呢?”奈布什么也没说,扯了扯兜帽就离开了。

真是没想到,居然又遇见了,还是以这种形式。不过还真是滑稽,那裙子明显和他不配啊,还是说自己太不会欣赏了?“喂,”考虑了一下,还是先说说怎么回事吧,毕竟好不容易有时间待在家里结果一开门就见到涨红着脸穿着女仆装的幸运儿还是很慌的。“你为什么穿的这么奇怪而且还在我家?怎么来的?”咳,他又在扯裙角了。

幸运儿就是要这句话。扯了扯裙角装作羞涩道,“刺客先生叫我幸运就好,我是您的……您的女仆,以后请,请多多关照了!”低着头紧闭双眼算是说完了这话,抬头看看奈布,他坐在床上警惕的看着自己,“还请先生不要介意……这份工作我不能丢的……”

“那也太奇怪了。”

奈布几乎是一瞬间就说了出来,啧!一不小心……幸运儿好歹也是个男人,穿成这样本来就有损自尊,我还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妥……不过其实……这样也,不是很难看。挺顺眼的……吧?

奈布没有注意自己的耳朵。

要的就是这个表现!幸运儿在心里咧嘴笑着。啊呀啊呀,奈布·萨贝达,真有意思,明明耳尖都红彤彤的了。不要急,马上,你就要是我的了。不过这衣服确实很奇怪啊,虽然我觉得挺好看的,但是我穿上真的好奇怪。果然还是适合奈布穿么……

“所以……”
“是的!我要一直为您服务!”
“!啧……真麻烦。”

自此,奈布去执行任务,幸运儿则跟在他身后,身手敏捷根本不像个读书人或女仆。手枪的换弹,上膛,开枪方式也是十分娴熟。倒是刀具,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是自损八千杀敌一百。为此奈布也很头疼,不会用冷兵器怎么当好一个刺客嘛!等等奈布好像不记得他幸运儿是个女仆了,不过幸运倒也不在意。嘛,只要帮他打掩护,扯谎,完成任务,好感就会上涨,对吧?那就好办了。


转眼过去半年,奈布已经习惯了这个奇怪的人,对他的称呼也从“喂”和“你”改成了“幸运”。嘿,别说,现在他俩关系也是好着呢。

“大意了。”奈布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那人白皙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压在扳机上,同行干架不是稀奇的事。“不过很可惜啊,我的幸运女仆不太淑女呢……”
“嘣”
白花花的脑浆和赤红的血浆四下飞溅。
“每次交给你都脏死了,回去记得洗衣服。”
“好啊,不过洗衣服先放放,回去要先完成点正事。”
幸运儿这样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手枪顶着奈布翘挺的屁股,轻声在他耳边道

“回去后先来一发……嘭~”

欢迎回来

@꧁蓝若冰꧂ 的点梗(不太会伊治和山治的相处www)

呐,你看见那个吊车尾了没?他又回来了。

对勇治的不理不睬,甚至可以说轻蔑。
对尼治的恶心厌恶,甚至可以说反感。
但是你发现了吗?每当提起“伊治”这个名字的时候……他都会发抖呢……真有趣!

“结了婚,你就能住下了吧。”伊治站在山治身后。他的语气依旧那么冷冰冰的,那么令人发指。王子殿下开始发抖了。“不用你管。”强压着恐惧,山治的声线微微颤抖。伊治听出来了,他怎么听不出来?太熟悉了,这种感觉。

三兄弟轮番的欺凌着唯一有“心”的孩子。看他抱着头跪在地上,看他抹着鼻涕眼泪,看他哭嚎着挣扎,逐渐放弃希望。感觉真好。不过我从来没真正动过手,他的脸蛋儿太过可爱,打下去会脏了手的。于是我辱骂他,戳他痛处,怎么痛苦怎么说,他没有力气反抗,他也没有理由反抗。感觉真好。终于在那天黄昏,伊治单独看见了山治,很少见。惯例的语言侮辱后准备离去,但他和阳光一样明媚的头发太像母亲,太像了。尚还幼小的山治吸着鼻子,擦着眼泪。

“真难看。”

伊治听见自己这么说。走上前去,粗暴的拎起山治的衣领,瞪着眼泪像水龙头,不,是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的山治,被玻璃的反光刺到了眼,伊治鬼使神差的在山治被咬的有丝血迹的唇上吻着。一吻终了,山治更加慌张,手足无措支支吾吾的样子又令伊治皱了眉。“嘁,真难看。”

“记得吧,那件事。”仿佛冰碴碎裂在地面,没有用疑问句。山治咂了舌,“没用的事记得到挺牢。”他想让自己冷静冷静,顺势便去拿烟。刚叼在嘴上不等点燃,嘴角就落下一个没什么温度的唇。良久,山治背过身去,红红的耳朵暴露了他的内心,少见的,伊治笑了。
“欢迎回来。”

他们听见他这样说。

路三岁与勇三岁

@谜之少女H 你的点梗!(真的超可爱啊这个!) 山治已经抽完了三四根烟,坐在医院走廊里,看着手术中的猩红灯色灭下,掐掉手中这支,拍拍灰站了起来。嘁,死了没啊那家伙。 说是可以让他恢复正常感情什么的,谁需要啊。 这么想着,还是送勇治去了罗的医院,于是就这么一坐坐了不知多久。路飞还是高中生,刚上晚自习就奔了过来,翻栅栏,钻树林,所有近路都抄了。 勇治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下床就要找他哥。罗掐了掐鼻梁,和黑足屋有关的都这么不听话吗?!“洋葱当家的……”“你才洋葱!我找我哥!天经地义!”勇治哒哒的推开门,看见山治正掐灭手中的烟,又看遍地烟头,心中暗喜又有些酸楚。呜,是在担心我?“没死啊?”山治舒展了眉,“白期待了。”勇治对此倒是不太在意,反而像只大狼狗朝主人撒娇般扑进山治怀里。“你他( •̀ー•́ )妈都比我高了还这样!三岁小孩吗?!” 凎,要被压死了…… 嘭!“洋葱当家的你!”罗顶着更重的黑眼圈走出来,见兄弟俩那么好也咽下了要损勇治的话,“咳……黑足屋,带着你弟弟回家吧,无大碍,感情恢复没恢复你也知道了吧?”看了看表,嗯,快到路飞他们晚自习下课的时间了,该去接他了。“谢了痨病鬼!”山治露出一个太阳都要为之退避三舍带墨镜的笑容,成功晃炸罗的双眼后同勇治双双离开了。 罗表示迟早用手术果实把你全家心脏揪出来卖了。 一出医院大门,就见路飞压着头顶的草帽往这边跑。“喂!路飞你个混小子!”山治咂咂舌,“不好好上晚自习跑这儿干嘛!” 路飞刚要作答,却见勇治的下巴像粘在山治头顶一样,路飞表示索隆发色。

“呐!山治!回家吃饭!”挽起山治的手,大步往家走。草鞋吧嗒吧嗒的击打着地面,地面承受着巨大的怒气,路飞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这么气。

勇治不太满意这样的走路方式。明明是我哥诶,为什么你可以和他那么亲密啊?啊?顺势牵起山治的另一只手也大步走着。

“喂!干嘛呢你!”路飞跺脚停下,“别碰他!”勇治的手抓的更紧,“干嘛?这可是我的哥哥。”他特意把我的两个字要的很重,像是宣告所有权。

一个准备开二档,一个攥紧了拳头,看着马上就要打起来,却被山治一人一脚踹翻在地。

“吵死了!三岁小孩儿啊?!”

性转之果

@幻特西 的点梗

吸着香烟,山治半瘫在厨房的桌前,唔,这次是自己看船啊……连路痴也出去了……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身体,扭动着屁股和腰肢咬着烟蒂幻想着”呜,我也好想上岛啊!lady们在等着我的怀抱呢啊~”

时间一晃到了下午,只见四位身材丰满的lady,两个身姿姣好的男人和一架骨头和乔巴走来。嗯!?不对吧这个?怎么只有乔巴和布鲁克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女孩儿咧嘴笑着,嗯……是路飞特有的笑容。红色的衣襟大开,两坨白花花的东西一抖一抖的颠动,腰细的仿佛一折就会断掉。脸上和胸口的疤痕越看越眼熟……不是路飞吗这个……?但这明明是lady嘛!看着白花花的胸脯啊!“山治山治~我饿了~♡饭♡”!?连语气都一模一样?!“鼻血要流出来了啊臭厨子。”嗯!?一个沉闷的女声传来,一听就是御姐!一袭绿衣,敞着胸口,从右肩贯穿直下的骇人疤痕分明就是绿藻头!那只眼睛也是!到底是怎么了!?“山治君,我们……”橙红色头发的男人开口,却又无法继续说下去……“呵呵~山治先生,我们似乎是因为某种果实,变成了这种模样……”将近比山治高了一头的男人撩了撩耳边黑色的碎发,湛蓝的眼眸神秘而深邃。娜美桑!?罗宾酱?!山治回头却看见两位高大的男人,一个一头黑发,深蓝的瞳仁那么神秘,像是星空,绝逼罗宾酱。另一个身材相对矮小,右臂的橘子风车完美的告诉山治,这是娜美桑。如果这么说……

穿背带裤的性感长鼻子女人是乌索普,草帽女孩是路飞,袒胸露乳的是绿藻头,上衣都没穿的是弗兰奇!?咦咦咦鼻血!鼻血!不行!但是布鲁克和乔巴倒没发生什么不同。至少看起来是的。扭头再看看娜美桑和罗宾酱。昔日的双峰变得平坦结实,纤细的腰肢变得精壮,怎么看也看不出lady的样子了。夭寿!这简直没人性!!!

“不过只要离开这座岛似乎就没事了,还有一天就能储满记录。”娜美侧过头看了看那座岛,真是诡异的岛。叹了口气,唔,要是船上真的是这样就好了,顺便加上娜美桑和罗宾酱,好多lady啊……不过我要怎么面对啊……波涛汹涌的娜美桑和罗宾酱变成了平原……

好痛苦呜呜呜噫噫噫噫噫呜呜噫噫噫噫呜……

等等!正常点!你可是lady骑士啊!
忽然背后贴上一对软软圆圆的球体,呜!回过头,一张放大的lady的笑脸迎来,“山治!肉!♡”!?抑制不住鼻血的汹涌,冒着爱心瘫软在地上。

“呜哇!山治——!!!”

我爱死他们了!!!德林杰怎么那么可爱啊个女装大佬我爱死你了!!山治不用说了我爱他爱到飞天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同样是兔子为什么兰道夫你那么可爱!?让毛皮族的兔子们和加洛特怎么活!!乔巴我吸吸吸爆你!!!